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

走向主教山


日期:2017年12月3日
地點:石硤尾美荷樓、主教山

一直覺得很有趣,石硤尾這個鬧市,卻擁有有兩座「山」,一座是嘉頓山,一座是主教山,兩座山都非常矮,但勝在就腳,沒時間去太遠的話,花一個小時去走走出身汗其實也不錯,早前行過嘉頓山,這次便向主教山進發。
我們先到美荷的四十一冰室吃午餐,那些懷舊裝修的確很有趣,拍照打卡一流,不過食物就一般而已,當然,在此Hea一Hea,倒是不錯的。
吃飽飽,我們便向主教山進發,沿着巴域街一直向前行,來到聖方濟各小學旁的斜路,繼續往上行,左邊有條樓梯,往上走就是主教山了!樓梯頗斜也頗長,這天有點熱(明明已是12月),幸好沿途都是林蔭擋去陽光,還有些涼風,不一會,便來到「山頂」,感覺上比嘉頓高一些,也顯然也屬幼稚園級數。只是沿途也沒有甚麼景觀,比不上嘉頓山。
來到山頂,見有些鐵絲網,應是官地,不過鐵絲網被剪開了多個出入口,內裏簡直就是一個小公遠,有健身設施、座椅,還有吊床等,據說都是行山人士帶來的,我笑說在此打牌應該不錯,轉個頭發現真的有人在此開枱,中國國粹果然無處不在。
我們也沒久留,看見一條小山路,應是下山的,根據方向估計是往太子的,就膽粗粗試行,這條路不是石屎路,應是行山客自行「開路」的,為了防跣,還很細心地放上地氈,比政府官員更加設想周到。
行了大概5分鐘,已經來到山腳,就是警察會旁的公園,整個行山過程不用1小時,某日抽起條筋便可以行了,不錯!

午餐試試美荷樓的冰室。


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

10月視聽印象(17年10月)網上的世界 只有起哄 才懶理真相



《22年後の告白–我是殺人犯–》(22年目の告白 -私が殺人犯です-)
(註:小量劇透)

1:在飛機上看到這個片名,再看了開首,便吸引我看下去了!電影講述一件22年前發生的連環殺人事件,警方一直沒法把兇手捉拿歸案,直到法例列明的追溯期過去,有個男人高調登場,自認是兇手,還把過程出書、做宣傳賺大錢,但誰也沒拿他辦法,而群眾卻覺得他是英雄,對他追捧,當日受害者的家人和朋友,只能眼白白看着這種荒謬之事,再度活在痛苦之中!

2:當然,電影不是那麼簡單,電影有兩個扭橋(在此就不詳說了!肯肯定不是靠人大釋法改變追溯期就是了),哈,作為睇了多年推理小說和劇集的人,那兩個扭橋到中段就估計到了(當然,這也沒有甚麼了不起),不過,電影沒有冷場,劇情流暢,沒有拖拖拉拉,也沒有太多為了製造驚喜而夾硬來的誇張失實情節,基本上是沒有冷場的,令人看得十分投入。

3:是的,有藤原龍也演出,你就估到又是藤原龍也式的演去了,不過,個人認為他演這類角色又真的十分稱職,基本上不作他人想,至於飾演差人的伊藤英明,也演到那種滄桑和無奈的味道來!

4:電影的主題,其實是諷刺現今的世代,只會盲目追捧(或追殺)某些人,大家都不會講道理,也不再對真相感興趣,而只是一窩蜂地,人做我就做,好像這樣做才是「潮」。觀乎近期香港的網絡大熱新聞,加上多位名嘴紛紛加把嘴,大家便自自然然歸邊,你說對方涼薄,他說對方左膠,大家都說服不了對方,其實也不打算說服對方,總之對方就是錯,己方就是對。是的,在這個網絡的世代,只有起哄,大家才懶理何謂真相了。

5:再看深一層,今天獨裁借屍還魂,對民主化展開大反攻了,正如片中的人崇拜「兇手」,也有不少人開始傾向獨裁政治,崇拜強人了,以國家名義殺人不是罪,你以為是廢話?去茶餐廳坐坐吧,你會發現有很多人Buy呢!甚麼公義,大家都不再感興趣了。所以,大家說電影中的世界很荒謬,其實現實更加荒謬!

2017年11月29日 星期三

朝井遼《重生》:核心的外圍即核心的內圍


《重生》
(註:大量劇透)

近年很喜歡朝井遼的小說,看完後,感覺很窩心,充滿暖意的,小說中人,總有或多或少的煩惱(誰沒有?),但在朝井遼輕盈的筆觸下,又不會過於沉重,過於傷感,是的,有時我覺得朝井遼是否應改名為朝井「療」,哈哈!剛剛又看了他的《重生》,講述一班人即將20歲,快變成成年人的心路歷程!這類不算曲折的劇情,朝井遼寫來卻是那麼觸動人心,我也不自覺地一口氣看下去,朝井遼的確是說故事的高手!

1/跟他的《聽說桐島要退社》和《何者》一樣,《重生》也有多位主角。本作其實是由五個短篇組合而成的,不過五個故事的人物會互相穿梭,在第一個故事中出現的事件,亦會在其他故事出現,只是角度不同而已,結構上跟《聽說桐島要退社》有點相似,只是今次更加嚴謹,而且由《聽》的高中生變成今次的大學生吧!這讓我想起,其實人與其他人,往往有看不到的聯繫,你和我,雖然並不認識,但其實可能有一大班共同朋友也說不定的,這樣想來,便覺得人與人之關係可以很微妙,大家能否走在一起,講的就是緣份吧。

2/每一個故事,主角都不同,其中一個故事的主角,亦會成為另一個故事的配角,是的,每一個人,都把自己看成主角,其實在別人的人生裏,任何人都只是配角,這令我想起黎生的金句:核心的外圍即核心的內圍,反之亦然,人人都認為自己是內圍,其實都是其他人心目中的外圍,所以,大家還是不要把自己放得太大就是了。

3/世事並非只有一個角度,當A君如此看待一個人或一件事的時候,他以為自己眼見的就是一切,就是真實,但在另一個故事,再由B君的角度出發的時候,大家才發現根本不是那一回事(這讓我想起一齣日本電影《遇人不熟》),就如翔多和小遙的故事(他們分別是第二及第五個故事的主人翁),翔多一心只想着小椿,想透過小遙加深對小椿的認識,但覺得小遙經常對他愛理不理,又愛跟他鬥嘴,然而來到第五個故事,大家才發現小遙其實是喜歡翔多的,只是為免他發現,而刻意待慢對方而已。人與人之間就是這樣,大家都有自己的秘密,大家都有隱暪,所以,沒有人可以知道一切的。不過,這也是人與人之間最有趣的地方啊。

4/講完結構,再談談故事,其實談的就是一班即將20歲的年輕人,似乎找不到前路,如何在這種困局中走過去,或者最畫龍點睛的是書中阿新所言:「大學就是這種地方,什麼責任也沒有,偽裝著自由的模樣:但別說是未來了,就連三步之外的地方都無法看見。」是的,我也曾經二十歲(當然是好久好久以前),那時的迷惘心情的確跟書中人很像,好像覺得自己是大人了,但前路是怎樣,想都不敢想,然後戰戰競地走着,已經走到今天,總算無穿無爛,再回看從前,原來一切擔心都是多餘的,正如《侏羅紀公園》中的科學家所言:生命,自會尋找出路。只是,身處當時,卻不會這樣想吧。

5/第五個故事的主角小櫻,或許是不少人的寫照,國中和高中時,因為跳舞經常得獎,被不少誇奬「了不起!」,然而,這種「了不起」也只是中學或高中的「了不起」而已,去到大學,再到社會,「了不起」的標準便高得多了。因此,拚命要小孩參加這種比賽那種比賽,贏得再多的獎項,那又如何,小時了了,大未必佳的故事,大家還聽得少嗎?風物長宜放眼量,我從來不相信「贏在起跑線」的。

6/美女小椿在五個短篇中都不是主角,但在其中三個故事中都有出場,他是翔多暗戀的對象,是小梢的孖生姐姐,是小櫻的「好朋友」!她漂亮,而且有腦,好像也不算招積,只是大部分人對她都沒有好感,在學校沒有太多朋友(是的,其實小櫻跟她也不算是朋友),孖生妹妹妒忌她,世上就是有這種人,不用太努力,憑着某些天賦(在小椿來說就是樣貌),便可得到一切,看在那些幾經努力卻甚麼都得不到的人眼內,自然是氣難平!

7/一路看此書,一路想,小說改成電影的話,會是怎樣,由誰人演出?翔多此一角,我腦裏就想到十年前的濱田岳,今天可能就是菅田將暉了(雖然濱田岳和菅田將暉一點也不像),小光會是石田光嗎?小椿當年一定是菜菜緒來演,這樣看書,其實又頗有趣的。

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

日劇,全部都是日劇:破格的警長 落難的大廚



這次講的兩齣日劇,一齣講警察,一齣講廚師,本來風馬牛兩相及,不過相同的,就是主角都在做跟他們角色不符的事,當中也製造出不少戲劇效果。當然,這種效果是否湊效,還是看編劇的功力。

註:大量劇透

《Career~打破常規的警察署長~》
我承認,看這一齣收視一般劇集,是因為瀧本美織的,當然她並非甚麼大明星,但我就是有好感耶!
劇集的主角其實是玉木宏飾演的遠山金志郎,他是警署的署長,看過《跳躍大搜查線》或橫山秀夫的小說,都會知道日本這類管理階層都屬於警隊的精英,不用查案不用去前線,只負責行政工作,不過遠山金志郎飾演的署長,卻如劇名那樣「打破常規」,喜歡自己去查案,當然前線例牌有人看不過眼,覺得他是貪玩而已,這個角色由好鬼硬漢的高嶋政宏飾演,也算是入型入格。至於瀧本美織飾演的相川實里,就是前線中少數認同遠山的人。
整個劇就是這條方程式,有案件發生,因為遠山查埋一份,與南洋三(高嶋政宏飾)與他發生衝突,然後正因為遠山的破格和細心查探之下,破了案件,南洋三漸漸對他改觀,最有趣是結尾疑狂例牌發惡,以為遠山是卒仔,遠山便拿出署長的證件,講一段義正辭嚴的說話,疑狂即時嚇到腳軟……不禁令人想起《水戶黃門》來!
當然,劇集是超級誇張,那些案件有時也頗兒戲。這類日劇,到結尾幾集一定會揭破乜鬼大陰謀,而且往往玩得好大,最經典例子就是《Boss》,此劇也不例外,追溯至遠山父親之死,警隊高層為了警隊聲譽而刻意隱暪之類,玩到咁大,最後主角不但能逢凶化吉,還能把敵人一舉殲滅,為了製告高潮以致不合常理。不過Anyway,整齣劇帶點幽默,娛樂性倒是豐富的,或許我對這類查案劇興趣較大,也或許因為瀧本美織,哈哈!


《小學餐女廚神》
此劇與《Career~打破常規的警察署長~》是同一季作品,而且都是富士電視台出品(所以收視也……》,而且兩劇還玩Crossover,瀧本美織飾演的相川實里在其中一集登場,不過我發誓,看此劇並非因為瀧本美織啊!
劇集的意代不錯,一名(暗示是米芝蓮)三星級大廚因種種問題而落難,最後要「淪落」到當學校的廚師,起初以為煮學生餐易如反掌,但原來……這種反差其實幾好玩,但問題是,第一,有誰會相信一名三星級大廚會因一次事件而無得撈?我相信這種水準的大廚,即使發生過甚麼問題,一定大把人爭住要,何況即使是日本沒出路,一樣可以到外國,怎樣說也不可能要到學校當廚師,當然,若果這樣的話,就沒戲可做了!
第二,以為女主角星野光子(天海佑希飾)要花很多工作才能「征服」這班學生,豈料到了第二集,基本上學生們已讚不絕口,第三集已經把她的美食讚到天上有地下無,女主角給成「超人」,沒有甚麼難得到她,那還有甚麼意思?
大概編劇都發覺不對路,於是中段突然講女主角走去開大牌檔賣法國餐,先不說這是否合理,但已偏離了劇集的主題,學校變成了襯托。
至於星野光子與高山晴子(川口春奈飾)的母女關係,又是一早就估到,而且母女相認及和解也太簡單,一點兒也不感人。
天海佑希演來也是這樣,照樣的強勢,照樣的自信,只是此劇多了一些笑容就是了(我奇怪香港竟沒把此劇譯作《女王的廚房》)。結尾例牌面臨危機(這類日式必有的套路),又例牌眾志成城征服難關。反而小泉孝太郎飾演的篠田章吾,演既妒忌但又欣賞女主角的餐廳老闆,又做得幾過癮!


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

台北宜蘭文青遊(5)沼澤濕地中的博物館



日期:2014年11月25日
地點:蘭陽博物館

朝早先到酒店餐廳吃自助餐,選擇還算可以!10點前來到礁溪火車站,站前有巴士站︳我們乘坐131號巴士,便可直達蘭陽博物館,巴士準時10點來到,上車才發現,原來是不用付車費的。
大約半小時便到達蘭陽博物館,這座博物館建於蘭陽平原,附近都是河川和平原,突然有座偌大的建築出現,卻並不突兀,因為博物館設計參考了在台灣東北部北關一帶海域最常見的「單面山」,即是指一邊陡峭而另一邊緩斜的山形,博物館整體建築屋頂與地面夾角為20度,尖端牆面與地面則為70度,令人感覺彷彿由地面竄出,加上建築使用多重質感的石材,與四周環境十分配合,老實說,單看建築,不看展品,也值回票價了。博物館也引進很多天然光,這是近年建築的大趨勢吧,的確,引入自然光後,置身建築之內,也一樣十分光猛明亮,人也精神得多,只是感覺有點熱而已。

蘭陽博物館除了採單面山式的主體建築之外,建築團隊為了融入蘭陽平原四季不同的田野色調,特別選取韋瓦第小提琴協奏曲「四季」的主旋律,,將蘭陽博物館外牆以協奏曲中的春、夏、秋、冬等四篇樂章轉化成音符,並排列在主體建築的實體外牆上,用音樂來呈現蘭陽平原一年四季的田野景緻。

蘭陽博物館設有常設展廳、兒童探索區以及配合展示內容及性質所進行調整的特展廳。蘭陽博物館的常設展將整座四層樓建築分別設計,並以宜蘭的氣候、地形以及生物物種等特性,規劃有「山之層」、「平原層」、「海之層」等三處常設展廳,當中用了不少公仔及模型來展示,感覺有點像香港歷史博物館的「香港故事」,不算很特別,但當是了解當地歷史文化,也是不錯的。不過,有個應該是香港的旅行團,那些團友卻有點不耐煩,大概他們寧願花時間食好西買手信吧!

逛完博物館,距離下班巴士還有段時間,我們便在博物館外四處走走,其中有條木棧道,可以近距離走到河中的濕地沼澤,感覺很特別!最後趕及乘坐12:12的131號巴士往頭坞(比預定早來了幾分鐘,幸好我們也預鬆了時間),而且同樣免費,真抵讚!

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

台北宜蘭文青遊(4)浸溫泉 歎咖啡



日期:2014年11月24日
地點:礁溪

逛完宜蘭,我們坐3時21分的火車前往礁溪(NT$23),只需幾分鐘,便已到達礁溪站,反而拖着行李前往我們入住的城市商旅楓葉館,用了十多分鐘,酒店不算很豪華,但還算舒服,而且房間很大,浴室還有Jacuzzi,而整間酒店還有兩個溫泉,位於天台的屬日式(即不穿泳衣的),另有一個普通的,要穿泳衣,可以按自己需要選擇。
Check-in以後,先到附近逛逛,酒店所處位置很旺,附近有很多手信店和食肆,但轉入湯圍溝溫泉公園,環境便清靜得多,有種日式溫泉鄉的味道。在公園內還可以浸腳,但我們決定先到瑪德琳歎個下午茶,這裏自成一國,室內較狹窄,但設有戶外的座位,環境倒是很Hea,我們點了抺茶戚風蛋糕(NT$80)、焗烤鮪魚厚片(NT$70)、巧克力鬆餅(NT$100)、純天然花茶/歐洲水果茶(NT$100)及冰卡布奇諾(NT$100),由於初時室內沒空位,只好先坐在室外,後來又移回室內,不知是有點累的緣故,還是這裏實在太舒服,我們一坐就是一小時,幾乎不想起身呢!
回程經過湯圍溝,我們終於忍不住,坐下來浸了一會足湯,近泉眼那邊的水熱得很,但又真的浸得很舒服,最重要是足湯範圍夠大,不用跟人爭位,也不怕人迫人,浸着浸着,天色已黑,天氣更涼,但浸着腳,反而更覺舒服。
回到酒店,意猶未盡,還要到天台好好地浸個漫泉,大概夜已深,幾乎只得我一人,獨霸溫泉好自在。
接着二人落街搵食,就隨意找到一家叫小周牛肉麵的,吃了牛肉麵(NT$90)及水餃(NT$45),好充實的一天。

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

日劇,全部都是日劇:SP所有的相遇 都是久別重逢


這幾個月,三齣看得很開心的日劇先後推出了SP,分別是《賣房子的女孩》、《寬鬆世代又如何》及《校對女孩》,都是正劇的延續,有些劇看得投入時,結局之後總會想,主角未來會有甚麼遭遇呢?SP正好滿足我們這種劇迷吧,於是,看着這些劇,就像看到老朋友從遠方回來了,有種久別重逢的味道!只是近年最喜歡的《重版出來》,還未聞推出SP,不知是否跟叫好不叫座有關,可惜!
(註:大量劇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