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2月24日 星期六

日日看日劇:獨食的幸福滋味



雖然我也很喜歡跟三五知己吃飯談天,但更多時候我更愛一個人吃飯,不用費神跟人找話題,特別是那些半生不熟的,即使面對美食,也會食之無味!一個人獨食,可以靜靜地享受美味,靜靜地思考,整個人也頓時放鬆了!最近看的兩齣日劇,剛好都以獨自去搵食為主題,便讓我看得很投入,所以話,獨食,未必是難肥呢! 
(註:大量劇透)


《孤獨的美食家5 特別篇 盛夏的東北・宮城出差篇》
《孤獨的美食家5 特別篇 五郎最長的一日》

‧早前趁假期,看了這套日劇的兩個特別篇,雖然這是我第一次看《孤獨的美食家》,但早已知道整齣劇集戲劇性不太強,幸好看的時候可一點也不覺沉悶,第一次覺得看人家吃東西,也可以看得這麼滋味,而且愈看愈覺肚餓,好想立刻走到劇中的食肆,像主角那樣大擦一餐。

·劇中有不少吃東西的場面,既沒有沒有借位,也不像《伙頭智多星》那樣加入甚麼特別效果,就這樣看着男主角井之頭五郎(松重豐飾)把美食不斷送進口中,然後露出幸福的表情,一方面覺得男主角一是很好戲,一是本身也很喜歡食,但有時也會想,假如NG多次,他豈非食到嘔?

·看過漫畫的一些相片,本來覺得松重豐比漫畫中的主角年紀稍稍大了一點,也不及漫畫那麼「四正」,但松重豐那種認真得來又有少少幽默的演繹方法,的確令本劇生色不少,假如換上一個靚佬男主角,反而沒有這種效果吧。

·也很喜歡主角品嘗美食時的獨白,令吃東西的場面更加生動,而且那些比喻也很精彩,例如以「伊達政宗」來比喻美食的威力便很有趣,又如他說把餃子填滿嘴吧是件很幸福的事,相信不少人都有同感吧。

·鏡頭除了聚焦男主角享受美食外,偶爾也會穿插其他人光顧食肆的情景,其實對劇情沒有甚麼大影響,但加上這些片段,立時令故事變得更生活化,也說明此等美食,不是「美食家」獨享的,任何人,只要抱持欣賞的心,一樣可以吃得到。

 ·雖然主題是食,食的場面佔的比重也的確很大,但其實也有其訊息,《宮城篇》重點就是宮城這個被3.11地震破壞的地方,當地人如何在逆境下奮發,重新站起來,例如其中一家食肆,顯然是用貨櫃臨時搭建的,但大家並不介意,反而吃得津津有味。看到當地人誓不低頭的精神,很難不感動吧。

·至於《最長的一日》,或許更令人產生共鳴,故事講男主角因故多次與美食擦身而過,接着又要通頂趕工,期間他忍不住,在半夜找了家餐廳鋸起扒來。相信不少人跟主角一樣,曾試過忙得連飯也沒時間吃,當任務完成,放下心頭大石後,飽吃一頓,就是對自己最佳的獎勵。所以看這一集,很自然想起當年搏殺的情景來。雖然個人來說,寧願趕完工後才盡情地吃,而不是像主角那樣,中間偷空去break一break。


《忘卻的幸子》
·跟《孤》一樣是漫畫改編,不過由男主角換成年輕女子,故事也較有戲劇性,講女主角佐佐木幸子(高畑充希飾)本來事事一板一眼,也不重視三餐,直至結婚那天新郎俊吾逃婚了,她本以為自己不會有太大感覺,但漸漸她發現自己滿腦子都是俊吾的回憶,因緣際會下,發現品嘗美食竟可讓她忘記男方,於是便展開她的覓食過程。

·高畑充希繼《加穗子》後再次演出這類傻傻的怪怪的角色,自然駕輕就熟,感覺這類女角也不作他人想呢。

·不知是高畑充希經驗不夠,還是原著漫畫本身是這樣,拍攝吃東西的過程,多用了漫畫化效果,當然視覺效果較強烈,但也減低了真實感。不過這也可以諒解,大概製作單位也不想拍出來太似《孤》吧。

·不知大家有否同感,幸子吃到興奮處,有時會失控大叫,真的有種高潮的感覺,想來也是,美食跟感情一樣,既有官能的刺激,也能令心靈得到滿足,難怪女主角可以靠此來忘記舊情了,哈哈!

最後最後,兩齣劇集中,主角光顧的食肆,大多是小店,既非連鎖店,也不是甚麼高級餐廳,《忘》劇中幸子所到的,很多更是只有單身麻甩佬才光顧的,但就是那種貼地的庶民風情,才令人覺得親切吧,餐餐食連鎖快餐店的香港人,只得羡慕的份兒吧。

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

日日看日劇:我們都是加穗子的父母


 《過度保護的加穗子》
一齣日劇,有精靈可愛的高畑充希,有靚仔型男竹內涼真,本來可以簡簡單單拍一齣都市浪漫愛情喜劇,但《過度保護的加穗子》的編導,顯然不甘於此,藝高人膽大地講了一個女孩的成長故事。

故事的主人翁加穗子(高畑充希飾),經常瞪着一雙大大的眼睛,傻頭傻腦的樣子,平時沒甚主見,但一激動起來便一輪嘴說個不停……在《過》劇中,只要編劇稍一不慎,加穗子便會變成《肥田喜事》中的胡杏兒那麼討厭,幸好編劇拿揑得準,加上高畑充希恰到好處的演繹,讓這齣走在鋼線的劇集,能夠打動人心。

此劇的編導,也不甘於只講少女成長的故事,他們要講的,是一個宏大得多的社會問題:為甚麼我們的下一代,會變得(在我們眼中)如此差勁、軟弱、愛依賴人?劇中加穗子的故事,根本就是我們社會的寫照(只是誇大了一些而已),是的,我們都是加穗子的父母,可能你還未有細路,也不是「怪獸家長」,但面對着我們的下一代,我們都像加穗子父母那樣了!

劇中的上一代,每個都有令人討厭的地方,加穗子的父親根本正高(時任三郎飾)根本就是一個懦弱的人,腦海中有不少大計,但一切都只出現在腦中,不肯實行出來,母親根本泉(黑木瞳飾)更是操控狂,操控女兒(美其名是愛惜她、愛護她),操控丈夫,操控父母一家,加穗子爺爺嫲嫲一家,公公婆婆一家,都有着各自的問題。

有這樣的上一代,自然影響到下一代。加穗子即使長大成人,讀完大學,依然甚麼主意都拿不定,連穿甚麼衣服都要由母親決定,然而,我們看着劇集時,不會怪責加穗子,因為大家都看得出,加穗子會變成這樣,是因為母親把她「困」在溫室之中,以為不讓她接觸「病毒」,她便可以健康快樂地成長,但她完全不明白,加穗子只要一天活在溫室之中,便永遠也不會成長的。

劇中的加穗子雖被怪獸家長重重寵愛和保護,但她可不是怪獸兒童,也沒有「公主病」,她待人有禮,不刁蠻任性,也從沒繞埋雙手等人服侍,可見她本性沒有問題,只是環境不讓她長大而已。因此,當我們看到加穗子為了體驗打工生活,努力地去派發紙巾和送Pizza,又或者是當她對麥野初(竹內涼真飾)漸生情愫,心內不知如何自處時,大家都忍不住想要為她加油, 而大家也期望,她就像像片頭中的隱喻一樣, 一步一步從嬰兒成表為小學、國中、高中、大學生,然後蛻變成一個成熟的人。

是的,當我們觀看劇集時,會為她打氣,期待她成長,但在香港(或東亞不少地方),我們是如何看待年輕一代呢?我們會鼓勵他們成長,不介意他們犯錯,期待他們勇敢地走出框框,還是只要求他們依從一向以來的腳步,不要走出社會定下的路,只要一犯錯,一做些我們沒做過的事情,便認定他們是「廢青」,覺得他們亂來?劇中加穗子向「獨裁」的母親「宣戰」,大家都拍手叫好,但在現實中,為甚麼當我們年輕一代要反抗上一代的霸權時,大家卻一面倒站覺得是年輕人不對,覺得他們「無大無細」、「總之不尊敬長輩就唔啱」!如此看來,其實我們都成了「加穗子母親」而不自知,或至少也是看得出問題所在但不敢說出來的「加穗子父親」吧!不同的是,劇中加穗子的父親最後都勇敢地站出來表明立場,加穗子的母親也總算反省自己的錯誤,最終願意放手。但現實中,我們只要知道怪責「加穗子」,認定「加穗子」是要管的!表面上,我們都以為這樣做是為「加穗子」好,但實際上,只是我們的價值觀,我們的經驗強塞給「加穗子」吧! 

不要誤會,這齣劇集不是說「革命無罪,造反有理」,加穗子不是公主,麥野初也不是王子,但上一代又何嘗是完美的?既然大家都有本身的缺點,大家都有自身的限制,那麼何必要下一代走上一代的老路呢?為甚麼不可以讓他們走自己的路呢?

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

10月電影印象(17年10月)尋尋覓覓的人生


一程長途機,真的可以看很多齣戲,(不知多久前)寫過去程看過的電影,現在寫寫回程看過的。幾齣電影,主題就是追尋,追尋夢想,追尋自由,追尋家人,是的,這就是人類煩惱之源,但沒有這種「尋尋覓覓的人生」,那人生又有何意義?

2018年2月10日 星期六

日日看日劇:《陸王》與《羅斯福遊戲》 為日本企管精神搖旗吶喊


早前寫了編談《陸王》與《羅斯福遊戲》,意猶未盡,決定再寫多篇。兩部作品的公司,其實有頗大分別,小鉤屋是一間從事夕陽行業的老店,而青島好歹也算是一家中大型企業,本來沒甚共通性,但兩間公司重視的都是人才,重視同事間的「戰友關係」,重視團隊精神,重視信譽,重視質素,說穿了,這些正是池井戶潤(或不少人)心目中,日本公司的優良傳統吧,在經濟低迷了廿年,對美國公司遠遠拋離,又面對中國公司的挑戰和搶灘,相信不少日本人都信心盡失,他們唯一可以引以自豪的,就是這種日本公司的優良傳統吧,他們唯有不斷跟自己說:是的,我們現在被對手壓着來打,但不用怕的,只要我們堅持信念,我們總有一天逆轉勝的!


《羅斯福遊戲》
在《羅》劇中的大奸角,就是五輪電器社長坂東昌彥(立川談春飾),他當然是日本人,五論也是日本公司,但我一邊看,一邊聯想到的就是「強國」的企理!這些企業強調的是壓縮成本,即使犧牲質素,也要靠「性價比」取勝!但青島強調卻是不能削足就履,開發部長神山謙一(山本亨飾)便寧願辭職也不肯拍心口提早交貨,因為他知道有些事情,是不能急就章的,要追求質素不是一天半天「大煉鋼」就做得到,而是靠不斷嘗試再嘗試,不斷測試又測試,才能夠精益求精。這種精神,在今天一味求快,一味求平的時代,的確是輸蝕的,因此在劇中,青島永遠是被追着打的,幾近沒有還擊之力,這也跟近年的趨勢吻合,只是,池井戶潤還是想給人希望,告訴大家,只要質素好,有麝自然香,所以日本的優良產品,總有一天會反勝其他「性價比高」的產品,現實真的會這樣?但願如此,誰想見到劣幣驅逐良幣?


《陸王》
假如《羅》劇是「猶抱琵琶半遮面」,那麼《陸》劇就是「畫公仔畫出腸」,在《陸》劇中的Atlantis是美國公司,其原則是這樣的,一切唯利是圖,全沒人情味可見,即使為公司立下多少汗馬功能,只要一受傷患困擾,就被棄如敝屣,而且盲目相信數據,覺得單靠科學數據,已可知勝負,而把人的因素看得低之又低,每個人都不是不能被取代,而小鉤屋卻是日本的「代表」,強調的就是人的價值,重視員工、運動員的感受和意見,堅持傳統倫理,讚為「買賣不成仁義在」,小鉤屋的勝利,就是日本傳統的勝利。

兩齣劇集也都談及一點,就是青島和小鉤屋都曾面對被收購的危機!是的,日本企業曾經四出征討,到處收購,但那是多年前的事了,如今輪到日本企業成為被收購的目標了!如此一來,池井戶潤當然要站在被收購的一方,強調被收購後便失去自主!所以,劇中的主角都寧願繼續掙扎求存,也不願寄人籬下,看人家的面色做人!如此看來,兩部劇,這不就像是寫給日本企業的情書嗎?

2018年2月7日 星期三

散策時光:城大山邊小徑



日期:2018年1月14日
地點:城大山邊小徑

石峽尾真的是一個好有趣的地方,這裏明明是市區吧,但又有很多「小山」可以行,近美荷樓有嘉頓山,近太子那邊有主教山,而在城大這邊則有城大的山邊小徑。
老實說,我不知這座山叫甚麼名字,只是記得,廿年前不是這樣子的,現在山路明顯經過修葺,企理了但感覺略嫌人工化(真係難服侍,哈哈)。
山邊小徑的入口在泳池那邊,拾級而上,不用10分鐘,山上有些小路和涼亭,我們在樹蔭下繞了一圈,再坐下來閒談一會,實在寫意!基本上這不算行山,不過假如沒時間去遠足的話,在此出少少汗也不錯。

2018年2月4日 星期日

散策時光:閒遊黃竹坑



日期:2018年1月7日
地點:黃竹坑

我不會否認自己是大鄉里,例如黃竹坑,記憶中去過的次數少之又少,點解?一來沒需要,二來以前交通不方便嘛!
好了,南港島線通車後,沒有藉口了,就趁假日去走一轉吧!
我們坐地鐵來黃竹坑站,車站感覺很新淨(當然),很光猛,令人感覺很舒服。我們走出車站,即見一熟食中心,就知道不用怕沒東西吃了。
我們先沿着南朗山道走,經過規模猶如大學的新加坡國際學校,然後是豪宅南濤閣,繼續往山上走,發現松朗安老綜合中心,我們貪得意入內參觀,這裏感覺有點像醫院,不但山明水秀,設備也新淨,看來老人家住在這裏應該不錯(最好當然不用住老人院啦)!
放假走去睇老人院(明明還有幾十年先有資格住,哈哈!),自己都覺得奇怪!接着走回頭路,回到車站附近,先經過一條黃竹坑明渠,便來到香葉道,就像其他香港的工廠區那樣,這裏也開始慢慢轉型了,還有些工廈(當然入面有沒有工廠就好難講啦),但亦有些大樓已變成住宅了,看來這類工廠區,自然不斷萎縮,直至消失……
回到熟食中心,這裏有多個攤檔,但部分設有卡位,跟一般茶餐廳差不多,只是沒有冷氣而已,此時正值冬天,所以沒有冷氣也不成問題,而且食落都幾有風味!有時會想,為何新加坡可以把熟食中心變成旅遊景點,而香港不可以呢?真的要問香港政府!

就像其他新地鐵站那樣,黃竹坑站感覺簇新光猛,很舒服!


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

日劇,全部都是日劇:《陸王》與《羅斯福遊戲》當體育遇上企業


(註:大量劇透)
早前寫了一篇比較《陸王》與《下町火箭》的文章,結果被一位網友鬧爆,指不能漏掉同樣改編自池井戶潤作品的《羅斯福遊戲》,於是早前找來這齣日劇看,當然例牌又是欲罷不能,看完一集又一集,而且《陸》跟《羅》的確有很多相似之處,例如兩劇都是兩條線發展的,一條是企業的生死存亡,一條是運動員為了理想而奮戰,企業當然又涉及親行融資、競爭對手打壓等等,而運動員又例牌有受傷、失去公司或贊助商支持等挫折,然後自然是從谷底反彈。比較大的分別,就是《陸王》中兩條線互動較大,小鉤屋的「陸王」令茂木(竹內涼真飾)得以翻生,而茂木穿上「陸王」勝出又令小鉤屋起死回生,反觀《羅》,兩條線是平行發展,最大交接就是青島社長細川充(唐澤壽明飾)受到棒球隊奮戰精神感召,而得以絕地翻生。



《羅斯福遊戲》
先說《羅》,此劇以棒球為背景,強調的就是逆轉勝(「羅斯福遊戲」就是這意思),棒球最特別之處,正如漫畫《H2》中所言,就是即使大比數落後,也不是沒機會反勝的,又如棒球界經典人物Yogi Berra所言「It ain't over till it's over」,雖看似「廢話」,卻是至理名言。當足球落後三球,是很難反勝的,籃球落後三十分,要後上也不易,但棒球比賽落後三分,一局便分分鐘追上來了。劇中的青島和社長也是抱着這種精神,才得以絕地反擊,後上勝出!
而且,棒球是團隊運動,強如沖原和也(工藤阿須加飾),也不可能場場一人投足9局,若沒有其他隊友支持,天才也沒奈何。同樣道理,初時青島製作像一盤散沙,笹井小太郎(江口洋介飾)不服社長,其他人也分黨分派,互相攻訐,自然讓對手有機可乘,但當各人終於團結一致,就連一向不看好他們的白水銀行,也覺得他們值得支持了。
第三,在最終決戰,青島的教練大道雅臣(手塚徹飾)說過,有失才有得,要放棄才可取勝,同樣道理,青島企業為了掙扎求存,曾一度大幅裁員,最後甚至放棄棒球部,雖然可惜,但有時為了大局,也只好忍痛!男子漢大丈夫,有時就要做這些殘酷的決定。



《陸王》
至於《陸王》,寫的是長跑,雖然都有提到隊友和教練等的互相扶持,但強調的始終是一個人的戰鬥,落到場,誰也幫不了你!甚至連對手也沒有,就如教練跟茂木說,他的對手不是毛塚,而是他自己。跑長跑,大概要有種「千山我獨行,不必相送」的氣慨!就像小鉤屋社長宮澤紘一,為了發展「陸王」,投入大量人力物力,當然被不少人大潑冷水,此時,真真正正幫到他的人,其實只有他自己,因為他的任何決定,總會影響某些人,總會有人反對,總不成一有人反對便不作決定!做領導,最難做的就是下決定,這是那些塘邊鶴不會明白的。
還有,茂木選手比賽受傷後,原以為就此玩完,後來得以復出,靠的就是回歸人類基本的跑步方法,而「陸王」之所以成功,靠的也是回歸人類基本的跑姿!科技愈來愈進步,的確令不少事情事半功倍,就像Atlantis的管理層,透過電腦分析,便自以為可以預計選手的成績,以為用錢就大晒,結果大錯特錯,而小鉤屋的經營哲學,就是回歸基本,看重最重要的元素,即是人才!在發展一日不知多少里的科技面前,有時大家可能會因此而迷失,忘記了社會最根本的就是人,沒有了人,這也不成社會了。

最後,看完此兩劇,真的很羡慕日本的體育運動發展,年輕選手在中學和大學可專心訓練不在話下,即使脫離學校,即使轉不了職業,還有機會得到企業贊助,繼續追尋夢想,而不像香港那樣,只得乞求政府(少得可憐)的資助,而普羅市民也很支持這些運動員,《陸王》中萬人空巷看馬拉松的情景,看來不是誇張,因為箱根驛傳、新年驛傳是會有電視直播,而且收視都不低,同樣道理,即使社會人棒球隊的比賽,一樣會吸引球迷觀戰,人數可能比香港號稱「職業」的足球還要多。如此看來,日本體育運動能歷久不衰,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為甚麼日本人如此重視體育,相信是因為日本人相信體育運動可以改變人的精神面貌,完善人的品格吧!一個國家的體育愈發達,社會發展也愈健康,只是,當我們的前特首也認為體育發展「沒有經濟效益」,那麼大家還奢求這個社會有甚麼健康的發展嗎?